联系我们

Email:wanzhanqun@163.com

电话:155-7782-2416

QQ:66348624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8号院411号楼

亚马逊、谷歌、天猫在这个领域大打价格战,这家创业公司居然这么应对

发布时间:2020-08-26

图片来源:被访者供图

导读:李志飞认为,价格战并不能迅速完成行业洗牌,虽然中国互联网行业此前都是通过资本清场,但这种做法在智能硬件或者科技行业并不适用。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杨倩    编辑|马吉英

一家创业公司,一年发布两款智能音箱,成为了市场竞争激烈的一个切面。

11月27日,人工智能科技公司出门问问发布了一款无线智能音箱——小问音箱Tichome Mini,除了外形小巧、便携防水之外,还强化了儿童内容和音乐服务。

而三个月前,出门问问刚刚发布自己的第一款智能音箱Tichome,据出门问问创始人、CEO李志飞透露,今年销量将达到5万台。

“这是我们今年最后一场发布会。”李志飞笑称,出门问问今年已经举办了五场发布会,2个月后,出门问问还将发布一款智能耳机。

图片来源:被访者供图

创业5年来,出门问问在不断尝试AI落地的途径和方法,切入智能音箱之前,出门问问在智能手表、车载后视镜领域也进行了尝试。此前,出门问问已经吸引到了谷歌、大众汽车等巨头的投资。至于为何进入智能音箱领域,李志飞强调,“家居场景是语音交互的重要使用场景。”

尽管目前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智能音箱并非高频刚需的产品,还处在市场教育和用户习惯培养阶段,但智能音箱作为语音交互的重要入口,其成长潜力早已让资本、创业公司、巨头们垂涎已久,并蜂拥到这个赛道。

价格战是不可避免的。小米音箱299元的价格已经刷新了行业极限,而双十一期间,天猫精灵、京东旗下叮咚音箱也进行了99元、49元的大促。公开数据显示,天猫精灵拿下了100万台的销售战绩,按照原价499元计算,阿里巴巴补贴了4亿元。更激烈的厮杀在海外,“黑五”期间,Amazon、谷歌等巨头也纷纷降价,有数据显示,亚马逊Echo系列智能音箱在黑色星期五当天的销量约为470万台。

尽管如此,李志飞认为,价格战并不能迅速完成行业洗牌,虽然中国互联网行业此前都是通过资本清场,但这种做法在智能硬件或者科技行业并不适用。然而,出门问问还是被动地卷入了这场战争。相较于前一款智能音箱千元的定价区间,出门问问新品499元的定价可以看作是对巨头的迎战。出门问问的策略是,适当推出低价产品,持续研发,不断做差异化。

“硬件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试用成本、每个消费者对产品形态的感知,再加上渠道不一样,导致从来没有一个硬件可以通过特别强的补贴(占据)超过50%的市场。”李志飞说。

出门问问未来一年的战略,将继续围绕AI消费电子策略与国际化战略来进行。李志飞透露,出门问问将把多元化的智能硬件产品,在美国、西欧或者日本售卖,不断迭代,拓展更多销售渠道,包括线下销售及运营商。

李志飞谈到了出门问问坚持海外战略的原因:一方面海外市场比较成熟,占全球市场80%以上的份额,出门问问希望海外业务占到半壁江山;另一方面,出门问问很早就开始国际化探索,早在今年5月,Tichome就成为Google Assistant的合作伙伴之一,可以通过Google service的生态系统推广产品。

巨头环伺,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出门问问的压力自然不小。事实上,对智能音箱玩家来说,更大的考验还在前面,包括软硬件两方面,无论是语音智能核心技术的迭代,还是内容生态产业链的完善、量产的能力……

图片来源:被访者供图

以下是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的采访整理:

问:这半年来市场发生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

李志飞:最大的变化,就是几个神仙在失控打架,整个市场取决于你的价格和推广程度,而不是取决于你的创新和产品。

问:您强调补贴不可持续,实际上不管音箱也好,还是其他的产品,资本都是通过补贴清场的,您对此怎么看?

李志飞:中国互联网例如O2O都是通过资本清场,但在智能硬件或者科技行业,历史上从来没有通过资本去清场。虽然我们可能没有钱每一台补贴200块钱,但是我们是可以持续做研发,不停地打差异点。我们和竞品不太一样,竞争对手可能需要6-8个月去做出同样的产品,这个时候我们的产品有可能已在市场上有自己的人群。

最近,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亚马逊和谷歌打的没有以前那么激进了。每卖一个亏一个,这种补贴不一定能够把竞争对手清除掉。

问:出门问问是如何做产品差异化的?

李志飞:小问音箱Tichome Mini的推出,是为了智能音箱能满足全场景移动的使用需求,它是全球首款便携防水的无线智能音箱。我们的智能交互以及内容上也都有足够的优势。出门问问作为专注语音交互的人工智能公司,相比同类产品,我们在智能语音交互上的技术与经验积累都做得更多更好,同时在未来维护与升级迭代上也有着更大的决心。

问:Tichome Mini先在美国推出,美国市场和国内市场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李志飞:从用户的认知上讲,美国用户认知更清晰,领先于中国一两年,甚至两三年。巨头的参与比较类似,我们在美国碰到谷歌和亚马逊,在中国碰到京东和阿里,这个是比较类似的。

从技术层面,语音交互上,谷歌可能还是相对领先一点。从生态角度来说,亚马逊智能家居毕竟做了三年,谷歌才做了一年,亚马逊更领先一点。

问:海外市场对于出门问问来说,是什么样的战略地位呢?

李志飞:希望海外设备达到整个设备营收的50%。我们今天做的所有这些设备都是在美国兴起,渗透到欧洲的发达国家,比如英国、法国、德国、北欧这些国家,最后渗透到亚洲。如果出门问问想把智能手表、智能音箱、智能耳机这些新型的AI消费电子设备作为主要的方向,不进行全球化是比较难的,也比较吃亏,因为80%、90%的市场都在海外。

问:三个月之前,我们还觉得799元的Tichome性价比很高,三个月之后变化挺多,售价砍半,可不可以理解为出门问问希望通过低价换取更多的用户呢?

李志飞:今天这个价格,坦白讲,更多是被竞争驱动的。如果今天这个音箱再定799元,基本跟没发布是一个意思。

我们还是要去面对竞争。在双十一之后,因为天猫99元价格的影响,所有非天猫的智能音箱流量转化率大幅度下降。我们应该拿一个消费者能够接受,自己又能维持的价格。

问:天猫精灵发布之后,产品硬件销售没有特别好,但是带来了很多行业客户,比如说航空公司或者是企业客户来索取技术方案,对出门问问来讲,有没有这样的行业客户诉求,会不会开展to B的业务?

李志飞:有,这也是整个策略差异化的一部分。智能家居怎么和音箱结合起来形成整套方案,这是有很多需求的,我们已经有一些to B的案子,也是比较大的单子,有的是在海外。

问:天猫精灵今年破了百万销量,明年的音箱市场可能会爆发到500万台?

李志飞:如果继续这么补贴和花流量是有可能的,但是靠有机增长,我个人认为没那么乐观。美国整体是2000万台,而且70%是亚马逊。最近的调查中谷歌出现了增长。中国整体来说,设备渗透率还是晚几年的。

问:今年不管谷歌还是亚马逊产品更迭速度上是非常激进的,请问您对于智能音箱这个品类的更迭节奏,怎么规划的?

李志飞:出门问问6到8个月都会有不同形态的新产品出来。

原因第一个是竞争,第二个是这个品类才开始探索,比如我们现在一种(产品)是便携的,一种(产品)是固定的、重音质的,未来可能还会有屏幕。为了拓展价格和使用场景,就得快速出新的品类。

问:不管国内外,大家都会用智能音箱听音乐,现在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版权问题,怎么看待?

李志飞:为版权而付费是天经地义的,这是为什么我们花了不少钱去实现QQ音乐的接入。为版权付费是应该的,这种习惯形成了以后,费用也不会高到用户不能接受的程度。之前我们调查的结果,有过半的用户说愿意付费,但可能一年要低于50块钱左右。

问:您的意思让用户付费?

李志飞:我作为设备商,无法一直包用户的音乐会员费用。我们这次是送半年会员,我们自己从QQ音乐那买半年送给你,但半年以后如果用户还是想听QQ音乐,自己得去付费。

问:现在手机、手表这些穿戴设备,电视、音箱都在争夺智能家居的控制中心和入口,以后智能家居是多中心还是去中心?

李志飞:是不是中心其实都无所谓。硬件控制设备是多样化的,比如说手表也可以控制家里的东西,甚至音箱和电视,甚至墙上随便挂一个钟,就可以做语音控制。我认为,前端的控件和硬件载体会是多形态的,但后面的服务和软件层面、智能层面会慢慢集中。            

问:在未来一年智能音箱行业有哪些发展趋势?

李志飞:产品的发展方向特别明显,应用将更深入。

我觉得内容本身运营是很大的方向。AI技能商店上线,可以快速把各种各样的设备往里面接,这肯定也是一个大的趋势。内容更能和使用场景相结合,和消费者的爱好相结合,产生更好的黏性,这是产品的趋势。

硬件方面,未来会有很多带屏幕的智能音箱,这在美国已经有了,智能音箱和监控、安防结合起来,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热门地区

朔州 汨罗 简阳 富阳 四会 格尔木 文登 铜川 江苏 巴彦淖尔 沁阳 遵义 镇江 开远 招远 明光 马鞍山 柳州 乌海 宁夏 金华 连云港 乐平 麻城 珠海 崇左 克拉玛依 冷水江 胶州 卫辉 阜阳 荥阳 宣城 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