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Email:wanzhanqun@163.com

电话:155-7782-2416

QQ:66348624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8号院411号楼

合资汽车公司股比有望放开摩托车行业已先行一步

发布时间:2020-09-08

所有的不合常情之中必然有不为人知的原因。7月22日上午,来自一汽集团、东风汽车(7.800,-0.13,-1.64%)、长安汽车(16.340,0.08,0.49%)和北汽集团四大国企的代表,以及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在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46号的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二楼会议室里召开了一场小规模的研讨会,会议的主题是关于“汽车业合资股比开放”。

尽管中汽协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已经在多个场合立场鲜明地表达过反对汽车业合资股比开放。但召集几大国企与中汽研等研究机构的代表“集体发声”,这在以往并不多见。而会场中,与会者态度的激烈也是让人有点意外。是什么原因让四大国企、三大机构突然走到了一起,抱团发出这样的声音?“我们只是一个小型的讨论,也不知为何对外界影响这么大。”一位中汽协人士认为。

但三大机构、四大国企联袂发声,绝非意外。这一事件的背景是,从今年4月底到6月底,发改委、工信部两大主管汽车行业的政府部门负责人相继谈及股比开放的问题,而且态度颇为一致,开放已成“定局”。7月19日,国务院宣布国内四大自贸区放开对摩托车生产股比限制,允许外商独资经营——这被视为股比开放的先兆。一切都在刺激着中国汽车企业的神经。

实际上,就在7月22日紧急召集国企代表召开研讨会、集体表态的前几天,董扬刚刚向马凯副总理汇报了股比开放的问题。合资企业股比是否开放在中国汽车工业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多种迹象表明,在推进经济开放、对外投资、自由贸易的大环境下,多年受政策保护的汽车行业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开放压力。“这次罕见的集体表态,就是受到极大压力了。”有知情人士说。“开放是大势所趋,以后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会越来越热络。但目前开放的时机还不成熟,应该在充分评估开放的风险后审慎、稳妥、有序的进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叶盛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而认为限制合资股比的政策依然有发挥空间的普华永道思略特全球合伙人彭波同样表示,今后对于这一问题“政府和社会逐渐达成一致意见,车企逐渐心里有数,取消保护是迟早的事,反对声音会越来越小。”

政府高层口风突转

“会议确实召开的很紧急,只提前了两天通知。”一位参与7月22号中汽协研讨会的企业代表表示。而他认为,中汽协之所以紧急召开这个会议,与董扬秘书长前不久向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汇报有关股比问题有很大关系。

在这位企业代表看来,分管工业领域的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同时身兼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就任以来对新能源汽车领域非常重视并做出多项部署。他关注汽车行业合资股比的问题,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以前关于合资股比,大多是汽车行业的业内人士大家争论一下,现在则是国家领导、政府高层关注此事了,意义非同一般。”这位企业代表表示。

即使撇开中汽协的这次紧急会议,合资股比的话题近期确有越来越热之势。6月底,在天津举行的夏季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发展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政府正在调查提高50%股比限制的事项。”作为中国汽车行业的重要主管部门之一,发改委负责汽车合资项目的核准、异地建厂审批等。因此其在合资股比是否开放这一问题上的表态至关重要。

而从公开报道看,发改委虽然对这一问题相当关注,2013年还曾组织部分跨国车企和国有大型汽车集团高管专门召开合资股比研讨会,听取各方意见,但发改委官员对这一问题相当谨慎,鲜有表态。徐主任的这一表态则是近5-6年来发改委方面最高级别、也是态度最为鲜明的表态。

而在4月底的中国汽车论坛闭门峰会上,工信部部长苗圩则说得更为直白:“合资股比放开已进入倒计时阶段,长则8年,短则3-5年就会放开,车企要用这个时间段增强自身实力。”在出任工信部领导之前,苗圩曾在东风汽车集团历练多年,非常了解国有车企的运营管理,而他此番在闭门会议上的鲜明表态,也被认为是在对汽车行业的国企们进行善意提醒。

长期关注汽车行业的彭波认为,这一次关于股比开放的讨论“动静的确比较大,而且各个部门意见趋于一致”。而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次几部委不约而同的表态,显然是捕捉到了更高层释放的信息。

内外压力与日俱增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汽车工业处于一无技术、二无资本、三无人才的“一穷二白状态”,为了引进外资发展本土汽车工业,高层设想了中外“合资”造车的模式。而为保护民族汽车工业,在1994年和1995年先后出台了《汽车产业政策》和《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这两大政策使外方控股合资汽车、摩托车企业的可能被牢牢地限制住。

《汽车工业产业政策》几经修订(2004年和2009年),始终强调股比红线。2004年修订版还增加了一家跨国公司的合资名额不能超过2家的规定。2000年以后,跨国公司开始对50%的股比限制感到不满,通过多种渠道与方式呼吁放开股比限制,但很少得到中国政府与企业的正面回应。

但近两年来,事态开始发生变化。2013年10月,商务部官员在一个汽车论坛上透露,商务部已经在研究国内汽车业放开50%:50%的合资股比门槛。紧接着,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在商务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将进一步放开钢铁、化工、汽车等一般制造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包括放宽外资在注册资本、股权比例、经营范围等方面的限制。”

作为负责对外贸易谈判的政府部门,商务部在汽车行业股比限制问题上承担很大压力,因此也是最先就此问题松口的部门。但发改委与工信部两大汽车行业的主管部门,在这一问题上并未轻易松口。但股比开放的压力在与日俱增。在上述的闭门峰会上,苗圩就对车企高层表示:“汽车合资企业中方股比不低于50%的底线受到美方强烈质疑。我们的原则是‘能顶多久就顶多久’。”

实际上,一汽-大众股比调整的进展,也证明了这一点。多年来,德国大众方面对于在合资公司40%的股比一直很不满,但直到2014年10月,李克强总理访德期间,此事才得以进一步推进。李克强总理的表态是:“中方将积极考虑德国大众汽车提高在一汽-大众合资企业中股份比例的请求,也希望德国允许资质好的中国企业竞标德国的高铁项目。”这显然是一个投桃报李式的国际贸易角力。

除了外部压力,在中国汽车产业内部,呼吁开放股比的声音也在不断加大。随着的进步,汽车行业也开始反思“市场换技术”模式的得与失。批评者认为,正是由于有合资模式、政策红线的保护,使得几大汽车国有企业躺在合资的温床上不思进取,丧失了自我发展的能力。

上一页0102下一页单页阅读

热门地区

天津 余姚 青州 盐城 蛟河 凌源 亳州 沙区 乐山 丹江口 盘锦 固原 常熟 宜昌 临沂 阜新 广元 遵义 大冶 白银 广水 富锦 辖区 利川 吴江 章丘 郑州 白山 贵州 合川 建阳 安宁 舒兰 朔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