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Email:wanzhanqun@163.com

电话:155-7782-2416

QQ:66348624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8号院411号楼

清明,让我们一起走过哀伤

发布时间:2020-09-15

"

在武汉主战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逐渐接近尾声。令人遗憾的是,尽管一线作战人员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还是有三千多位同胞在疫情中丧生。这个数字背后,是很多突然破碎的幸福家庭,很多人正在承受与亲友的生离死别。亲人已去,但生活还要继续,我们不能一直活在哀伤里。清明将至,我们邀请中科院心理所龙迪教授和我们分享超越生死的智慧,帮助我们正确理解哀伤、转化哀伤,最终一起走过哀伤。

"


□中科院心理所 龙迪

哀伤,是指个人对失去亲友这一事件(丧亲事件)所产生的、自然的身心反应过程。这是一段痛彻心扉的人生经历,很难靠别人安慰和讲道理来化解;也是一个自然疗愈的生命历程,我们可以在转化丧亲之痛中,重建生命连结,重整生命意义,进而培育超越生死的智慧。
哀伤,一段痛彻心扉的人生经历

丧亲之痛,痛在心碎!亲友在世时,我们曾借助你来我往的善言善行,形成了稳固的情感依恋纽带。这份相互在乎的情义让我们感受到生命连结的真实。我们甚至感到,人生在世之所以有意义、有价值,就是因为这个人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中。然而,当我们意识到,这个人真的再也不能和我们一起分享快乐、分担忧愁时,我们可能会感到,曾经熟悉的生命连结被活生生地割断,就好像我们被孤零零地遗弃在这个世界上,心里空落落的。我们在内心深处可能会有一种深不见底的失落、孤独。



亲友离世自然也会激发我们对于人生无常的恐惧。一方面,可能会对未来生活感到惧怕,不确定我们失去亲友后能否安度余生;另一方面,亲友离世也会激发我们对死亡的恐惧。这一次,我们真实地感受到,死亡离自己很近,自己也终有一天与死亡相遇。特别是在疫情下,我们不知道这一刻何时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而面对生死的恐惧,可能就是人生最深的恐惧。
所以,在哀伤的日子里,我们可能会感到比较脆弱,很难坚强。这是非常自然的!不过,哀伤也让我们有机会去超越孤独和恐惧,借助培育对天有情、对地有情的力量,去疗愈自己,也疗愈世界。

哀伤,一个自然疗愈的过程


哀伤也有宝贵的一面,就是在转化丧亲之痛的历程中,我们的破碎之心可以得到自然疗愈。我们将有力量超越对生死的恐惧,更懂得如何在未来的日子活得真实、深刻、透彻。
哀伤的自然疗愈需要完成两个任务。第一,重整生命:在追忆逝者的行动中,重新审视自己的生命意义。第二,重建连结:学会用新的方式与逝者重建连结,与我们身边人和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重建连结。
哀伤的自然疗愈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哀伤是很独特的个人经验,如同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的人可能需要漫长的时光,才能消化哀伤之痛。

第二,走过哀伤,需要独自前往。我们可以在转化哀伤的历程中借助别人的支持,培育哀而不衰的勇气和力量,但不能奢望有人能够拿走我们的哀伤,别人也不可能真的拿走我们的哀伤。

第三,需要接触滋养内在力量的要素,例如:与身边人相互抱团取暖,接触让我们感到清新、美善、安稳、喜悦、快乐的事物等。

哀伤的心路历程

思念、想念、渴望见到逝去的亲友,是丧亲哀伤的核心心理特征,通常伴随强烈的情绪痛苦。美国哀伤与临终关怀学者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ElisabethKubler-Rose)曾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提出五阶段理论,试图描绘人们面对哀伤/临终的心路历程,认为人们要透过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这五个阶段,学习接受亲友离世的事实。这个理论在过去50多年广泛应用于哀伤疗愈,有些评论和争议,但不失为一个简单的工具,可以帮助我们去理解正常哀伤的复杂过程。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所有的阶段,这些阶段也不一定会依序发生。丧亲者通常在五个阶段之间穿梭往返,可能会反复、交叉、重叠地出现多样化哀伤反应。
震惊/否认

亲友离世会给人带来巨大的情感冲击。最初,我们可能会感到震惊,神经系统因为承受不了这么强烈的痛苦情绪,可能会自动地否认亲人离世的事实,甚至会变得麻木。从这个意义上说,否认是一种自我保护,可以帮助自己不被悲痛立即击倒。

经过一段时间后,否认的心态逐渐消散,人们就会慢慢地接受丧亲的事实,不知不觉地开启疗愈过程,这也意味着原先被自己否认的痛苦感受会真实地一一浮现出来。
愤怒

这是最常浮现出来的痛苦感受。我们可能会对自己愤怒,怨自己未能阻止悲剧的发生。我们可能会对家人、同事、医护人员愤怒,气他们未能尽力挽救亲友的生命。我们甚至还会对逝者愤怒,怨他(她)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狠心地把我们抛在世上……很多不公平感,令我们感到自己被整个世界遗弃,我们似乎有足够的理由愤怒。

愤怒,是自然疗愈的必经之路,意味着你开始有内心力量让过去无法承受的感受浮现出来。因此,不要批评、压抑、否认愤怒情绪。不过,如果我们持续待在愤怒情绪里,会消耗大量的生理能量和心理能量,也会破坏给我们支持的人际关系,不利于自然疗愈。因此,我们要学习有效地转化愤怒情绪。
讨价还价

愤怒无法改变亲友离世的事实,我们可能会在心里讨价还价。我们可能会祈求上天让亲友活着,祈求自己代替亲友死去,祈求亲友没有痛苦,祈求将来天上重逢……我们可能会无数次在内心说着“假如当初”的独白,也可能反复把这样的话说给别人听……这样,似乎还能留一丝希望去推翻事实,让丧亲之痛稍微缓解,令自己暂时得到安慰。

讨价还价阶段就像一个中转站,给心灵留时间慢慢调适。不过,如果在这个阶段停留太久,我们就会愧疚、自责、懊悔。这些情绪非常消耗生理能量和心理能量,不利于自然疗愈。
沮丧

讨价还价过后,我们会把关注点聚焦到当下此刻,却发现无论如何也绕不开“亲友永远离去”这个千真万确的事实。悲伤时常裹着空虚不约而至,有时甚至汹涌难当,撕心裂肺。我们甚至觉得生活不再有什么意义,怀疑自己是否应该活下去。伴随哀伤而来的忧郁,可能会让我们感到坠入生命的深渊!

不过,低落的情绪就像生命的信使,允许我们放慢生命节奏,去仔细回味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为了充分体验悲伤,我们需要有人静静地陪伴,也需要有机会充分独处。这样,低落的情绪完成任务后,便会自动离去。
接受

在理想情况下,我们经历过前面几个阶段后,便会进入新的阶段:接受亲友离世的现实,让生命重生,重新上路,适应活在亲友离去的世界里。我们能够不再对亲友离去的原因躲躲闪闪。我们开始有力量承认:维持人的生命,需要具备很多内在条件和外在条件。别人的愿望、能力和行动只是条件之一。当不能具足所有的条件时,生命就会停止。我们的亲友离世,是因为能够维持他(她)生命的条件在那个时刻不再具足。他(她)的时间到了,但我们的时间还没到。我们会把对他(她)的怀念放在心中合适的位置,忆念他(她)的嘉言懿行,与他(她)重新连结,在未来的日子里去延续他(她)美好的一面,为这个世界贡献美善。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哀伤历程令人痛彻心扉,但哀伤不是病,而是我们对人生无常的自然反应。哀伤,让我们有机会启动内在力量,提升生命境界,展开新的生命画卷。不过,转化哀伤不是单靠个人就能完成的,非常需要人际支持——陪伴、理解、鼓励、帮助解决实际生活困难等。因此,家人和亲友一起相互支持、共度哀伤,是非常重要的。


文:健康报文化频道公众号

编辑:魏婉笛



热门地区

平顶山 白城 盖州 新余 承德 九台 麻城 凤城 张家口 宁波 自贡 巩义 大同 淄博 怀化 喀什 宣城 天门 安宁 琼海 安达 广西 珠海 兴义 枝江 丰城 湘乡 东营 楚雄 邵阳 调兵山 五家渠 葫芦岛 高平